首頁聯繫我們
點贊(0)
評論(0)
上一篇
下一篇
春風又綠江南岸·了不起的村莊丨王村光村:青棗飄香小康路
源稿:東陽市融媒體中心 | 發佈時間:2020年10月16日 12:54:18 | 作者:王倩玫 任旦雯 孫振華 | 編輯:劉海傑
(0)

  歌山鎮王村光村,至今已有740多年曆史。四周棗林環繞,景色秀美,民風淳樸,耕讀傳家,人才輩出。新聞出版業名人、《聯合報》創始人王惕吾就是從王村光村走出去的翹楚。

  近年來,王村光村幹部羣眾同心協力,奮力拼搏,共同建設美好家園,深入開展環境革命、五水共治、治危拆違、垃圾分類等活動,碩果累累,村莊面貌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。王村光村是我市首批產業植入精品村,先後獲得東陽市生態村、文化示範村、森林村莊、文明單位、平安家庭創建示範村和省農房改造示範村等榮譽。

  村中旅遊資源豐富,不僅有古井、古街、古戲台和眾多古建築,還有青棗基地、垂釣基地、藍莓基地、自行車道等,如今正在大力發展鄉村旅遊,推進“體育+”發展模式,成功舉辦了三屆“青棗休閒體育節”,每屆節慶活動參與者達1萬多人次。

  整潔的瀝青路四通八達,王惕吾紀念雕塑巍峨矗立,成片的棗林鬱鬱葱葱,民國風的灰白建築古樸大氣……走進歌山鎮王村光村,一幅美麗的新農村畫卷展現在人們眼前。

  多年來,王村光村圍繞“特色青棗種植”與“王惕吾故居”這兩張金名片,結合環境革命、治危拆違、產業植入、文化挖掘等行動,慢慢形成了集果樹種植、青棗加工、農業採摘觀光、運動騎行、文化教育為一體的“體育+”休閒旅遊品牌,逐步走上了農民增收、農業增效、農村繁榮的致富小康路。

  種好棗樹,重振祖業

  10日中午,給自家幾十棵棗樹修整好枝丫的王金民回到家裏,在等待午飯燒好的間隙,他拿出幾顆南棗當零嘴,自制的南棗味道甘美,甜而不膩,吃得他愜意地眯起了眼。今年,他家的青棗產量高達5000千克,賣了2萬多元錢。

  “日食三粒棗,一生不易老。”王金民説,南棗是老祖宗留下的產業,王村光村村民世代種棗,這裏產的南棗口味雖不及冬棗,但營養價值高,在清朝時更是有貢棗之稱。早在20世紀60年代,王村光村就已經是我市青棗的主產區之一,上百年的棗樹隨處可見,到2005年更是被命名為金華市青棗生產基地。即便如此,青棗種植在王村光村曾一度受到冷落。

  該村黨支部書記王利楊回憶,當時村裏除五分之二的棗樹林被承包外,其餘都是分“樹”到户,因此種植區域分散、經營管理粗放,造成了多年“單打獨鬥”的局面;加上缺乏對青棗的深加工,產量低,使得“青棗生產基地”這一招牌無人知。種棗樹基本沒收入,大家就都想着出去掙錢,漸漸地,打理棗林的村民少了,原本生機盎然的棗林也失去了活力。

  “要重振祖業,最關鍵的就是做好棗子深加工的文章,來增加村民經濟收入。”近年來,市裏提出產業植入後,王利楊首先想到的就是青棗,當務之急便是提高畝產和增加青棗的附加值。為此,歌山鎮專門請來農技專家,指導該村村民科學種植管理。

  種棗十多年的王金民也從中學到了許多實用的經驗。“棗樹要長好,水分很重要,晴天防旱,雨天防澇,一點不能放鬆。”他感慨,專家推薦的保花保果藥劑效果明顯,這些年棗樹的產量和質量都有提升。

  幾年下來,王村光村450畝棗林迎來了大豐收,平均每畝產值可達1.5萬元。今年,全村光靠種棗就有了450萬元的收入。王利楊説,目前,他們在現有的青棗收購、加工蜜棗等基礎上,做強青棗的深加工和產業化發展,開發精品南棗、棗酒等產品,拉長產業鏈。

  騎行發力,拓寬“棗”經

  棗業豐產,村民增收,智慧的王村光村民開始考慮發展鄉村遊,建設美麗鄉村。於是,道路白改黑、池塘水域改造、景觀節點打造等行動在這裏接連上演,五馬山、垂釣基地、藍莓基地等休閒觀光點應運而生。

  2015年,王利楊邀請省設計院專家來到王村光村進行實地勘察。專家發現該村的地形十分適合健身跑道建設,於是結合地形完成了公園景觀和自行車道的規劃設計。正是這一次考察,讓王利楊在心中確定了村莊“體育+”的發展定位。

  在他看來,如今王村光的“體育+”休閒產業已初具規模,10公里長的自行車綠道穿過整片青棗林和諸多節點,宛如一條絲帶將村中各個景觀小品串聯其中,形成環村休閒遊玩景觀帶;市交通部門也大力支持,資助了100輛公共自行車,遊客可免費騎車體驗,並觀賞周邊風景。

  為擴大知名度,2017年開始,王村光村連續3年舉辦了青棗休閒體育節,吸引了頗多遊客與運動員,每年的客流量達一萬多人次。騎行愛好者們沿車道在棗林間穿行而過,沿途還可停下采摘藍莓、悠閒垂釣,還能同孩子於親子基地摸螺嬉水,一起乘輕舟盪漾在泛舟基地。

  以棗業為底色的休閒體育節,反作用於棗業,令王村光村的青棗知名度和影響力有所提升。“往年只有零散的幾名青棗收購商前來,自從舉辦體育節後,來買棗的人越來越多,棗子很快便銷售一空。”今年66歲的王志根是名老黨員,親眼見證了青棗銷量和價格的提升,這讓他對青棗產業的發展更有信心了。

  王志根希望,王村光村將來能引進更多自行車賽、竹筏比賽等體育賽事,進一步聚集人氣並發展餐飲業,恢復傳統民俗,讓遊客有玩、有吃、有住,更有休閒娛樂。

  報業鉅子,桑梓情濃

  以前的王村光村,流傳着一句順口溜:“晴天鐵釘山,落雨糊泥塘,東南西北進村都爬崗。”從這句話裏,可以想象當時村子的交通條件。

  如今,這種交通閉塞的現象一去不復返。20世紀90年代初,村裏依靠鄉賢王惕吾贊助的資金新建了王村光到巍山的公路。路平了寬了,大家一出自家門,就有班車坐。

  王惕吾,又名瑞鍾,王村光村人。他從小生活在王村光村,1928年從東陽中學畢業後,去上海文化學院求學,當時恰好中央軍校八期招生,就應試入伍。1948年深秋,王惕吾到了台灣,1950年開始辦報生涯,被稱為“報業大王”。

  王惕吾旅居台灣後,雖未回過老家東陽,但他並沒有忘記養育過他的故鄉。巍山醫院、巍山初中、東陽中學、市人民醫院等地都有他捐資建設的項目;他設立了王惕吾獎學金,至今已有數萬名學子得到了資助;他還曾出資在王村光村建了設施齊全的小學和幼兒園,為村民子弟提供上學受教育的良好環境和條件。王利楊坦言,自己當幹部的初心,就是想恢復王惕吾故居,感謝他對王村光的濃濃桑梓情。

  去年,王村光村開始修建王惕吾故居,建造紀念館展示館,希望將其打造成青少年教育基地,挖掘和傳承王惕吾精神文化內涵。

  記者手記:做活山水文章 打造體育名片

  到訪王村光前,就聽説這裏八山繞村,形似燕窩,村中有多口池塘,有山有水風光佳。

  山上的棗林是王村光最具特色之處,村民説這是老祖宗留下的寶貴財富。其實這也是因為村裏土地貧瘠,莊稼長得不好,老祖宗不得不為之的生存之道。早年,這一資源在外人看來實在不起眼,才有了“有囡勿嫁王村光,爬起食碗棗幹湯”的説法。

  好在近年來,棗業搖身一變,成了村裏最具競爭力的生態優勢,撐起該村經濟的半邊天,“一日食三棗,郎中不用找”的説法深入人心。村民們細心呵護着這一株株“搖錢樹”,村裏則大刀闊斧地推動基礎設施建設。環境扮靚了,基礎設施好了,再加上村莊位於310省道邊,交通便捷,發展鄉村休閒觀光遊的基礎就打好了。

  鄉村風光四時各異,但夏天的王村光無疑是最吸引人的,荷塘中蓮葉無窮碧,山坡上、基地裏,棗子和藍莓陸續成熟……只是,靠這些帶動發展仍是短暫的,如何長久地吸引八方遊客走進王村光,瞭解王村光?村幹部將目光轉向潛力巨大的“體育+”。

  看山看水看風景,吃農家飯住農家院的鄉村遊“1.0”模式讓人們拾起鄉愁,卻漸漸不能滿足更多消費者的需求,當下人們需要的是更具體驗感與參與性的旅遊形式。鄉村遊“2.0”時代可以有多種模式,如我市一些村莊挖掘民俗民藝,借力傳統節慶、非遺文化等,探索出“民間文化+”的模式。而以體育運動為特色的鄉村遊,是另一種很有市場前景的發展模式。

  在省設計院專家的建議下,王村光修建了環村自行車騎行綠道,舉辦青棗休閒體育節,推出山地騎遊、趣味運動會、親子闖關等體育活動,吸引了許多騎行愛好者和大批遊客,進一步打響了王村光的青棗品牌,為村莊發展帶來了良好的社會效應和經濟效益,實現鄉村振興、休閒旅遊、運動健身的共融共贏。

  除了“體育+”,王村光還以“文化+”助推鄉村振興。村中在建的王惕吾紀念館和王惕吾故居,是村幹部王利楊多年來的夙願。作為王惕吾精神的承載地,紀念館和故居不但能進一步發揚光大王惕吾心繫家鄉、無私奉獻的高尚情懷,也將成為王村光的文化支撐。

推薦文章
相關新聞